财经>财经要闻

Kwong Wah

2019-08-30

自2006年起,李宗伟在羽坛后来居上,开始出成绩。同时,他身上的压力也与日俱增。

羽球作为大马除了足球的另一个“国球”运动,崛起的李宗伟几乎成了这个国家的独生子。当所有的聚光灯集中在他一个人身上,这不再只是一时一地的胜负问题,往往被放大为大马羽球甚至全国体坛复兴进程问题。

2006年夏天,李宗伟在汤姆斯杯的半决赛中输给了彼得盖。回国之后,大马羽总开了一场又一场座谈会,专门讨论李宗伟的战绩和得失。据报道,在一次这种会议中,当被问到李宗伟为何压力大时,中国籍教练李矛当面痛诉马羽总和体育单位高层,拍桌子表示:“我在中国队输过球,在韩国队也输过球,没有一个国家像你们这样。宗伟不过输了一场球,你们这么多大人物要来了解情况。我现在最希望宗伟在马来西亚输一场球,这一定是好事。你以为宗伟输球我们很高兴啊,最痛苦的是我们!”

李矛一通发泄,拂袖而去。当他把此情此景转述给基层的教练团队的时候,教练们不论马来人、华人还是印尼人,几乎是集体鼓掌。为了治疗李宗伟的心病,大马羽总和国家体育理事会在2008年出面请了一位心理治疗师,帮助李宗伟也帮助大马队。在后来的很多场合,李宗伟都承认说,这位名叫陈德安的心理辅导师的确对自己帮助不小。在长达四五年的时间里,李宗伟离不开他。他每天去见他,向他倾诉。每逢重大比赛,陈德安亦会随行。

- Advertisement -
陈德安(右)2008年向李宗伟、黄妙珠等国羽球员发表激励谈话。

比如2008年北京奥运,陈德安作为随团一员到来,他煞费苦心,携带了大量的“辉煌条纹”。他在试训中展开国旗,把北京的球馆布置得犹如大马主场。而那届,虽然决赛惨败给主队宠儿林丹,但总算拿到大马羽球男单首枚奥运银牌。

- Advertisement -
陈德安(后排右3)探访国羽基地。

后来,陈德安辗转往砂拉越发展,到近年于槟城当了槟州体育理事会总监至今。在去年,陈德安也有携刚当槟青年与体育委员会主席的孙意志行政议员,到国羽训练基地拜访李宗伟和其他槟城国手,交流和鼓励他们。

 

责任编辑:聂猎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