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财经要闻

Kwong Wah

2019-09-05

李恩怡回想到儿子关关难过都已关关过,可是最后还是抵不过细茵感染引发败血症离开,心痛落泪。
李恩怡回想到儿子关关难过都已关关过,可是最后还是抵不过细茵感染引发败血症离开,心痛落泪。

(马六甲23日讯)“多煎熬的路,他(小锦鸿)都已经度过…很不甘心为什么最后是细菌带走他…”

患上脑积水,获得大众捐款赴台医病的小锦鸿于本月15日在台北荣民医院,因细菌感染引发败血症逝世,其母亲李恩怡非常不甘心,却又不得不接受事实。

她说,多煎熬的路小锦鸿都已经度过,包括在本地医院时,因为只有50%的手术成功率,或一点点的成功率,以致没有医生敢接受这个手术,但是小锦鸿他都已经度过了这些难关,所以,她很不甘心,最后为什么细茵要带走儿子。

“其实我还很不甘心地去接受这个事实,因为我孩子这半年以来,关关难关都度过,病已医好了,是细菌带走他,真的很不甘心…”

- Advertisement -

“说好的,本来医生告知是下个礼拜可以拆除小锦鸿肚子的针线,也告知我们10月可以回家,可是一切都已成为过去,我们只能接受现在的事实…”

她说,15日当天,小锦鸿突然出现败血症,推入加护病房医生致力抢救,但不到两个小时,儿子还是离开了。

她指出,医生用了多种方法,打了10多支强心针要救小锦鸿,唯到最后还是无法挽回,再继续下去恐会伤损小锦鸿的器官。

“医生告诉我,其实小锦鸿的病已医好,就让他安心地走。他在断气前,我告诉他,不要担心爸爸妈妈,爸爸妈妈会好好生活下去,说完,他的心跳就慢慢减弱,到停止。”

李恩怡说,小锦鸿是带着微笑走的,他是完整无缺地走的,他走得很安详,遗容很美。

她回忆,小锦鸿今年2月中旬病发后一直在医院度过,尤其在本地医院时,肚子和喉咙都插管,无法说话,赴台医病后情况一直好转,并且可以开口叫妈妈。

“小锦鸿引发败血症的前两天,他甚至开口叫了爸爸,这是半年以来他第一次可以开口叫爸爸,这也让他爸爸开心不已,却没想到,这是他对爸爸的遗言…”

小锦鸿在台北病逝后,遗体已在台湾火化,骨灰由双亲刘德安(22岁)及李恩怡(24岁)带回来,于今晨4时左右抵达机场,并在大清晨6时30分到达峇株安南殡仪馆。

小锦鸿的灵堂没有棺木,只有一个骨灰瓮,布置简单,他会在本月25日(星期一)上午11时举殡,骨灰将安奉在怀恩园骨灰阁。

夫妻俩也欢迎各方人士若有意愿,可以过来看小锦鸿,毕竟当初他是靠大众的爱心出钱出力,得以赴台医病,小锦鸿已如同大众的孩子,大家都可以来看他,陪他走最后一程。

                        图说: MKF923A1 李杰文(中)表明剩余的义款将以小锦鸿的名义回馈给各基金会,协助其他需要的人。左是小锦鸿父亲刘德安,右是妈妈李恩怡。
图说:
MKF923A1
李杰文(中)表明剩余的义款将以小锦鸿的名义回馈给各基金会,协助其他需要的人。左是小锦鸿父亲刘德安,右是妈妈李恩怡。

办完身后事后 夫妻俩展开新生活

李恩怡说,小锦鸿虽自小带病,但他一直都是很贴心的孩子,她相信这儿子在天之灵,也希望爸爸妈妈都过得好好,所以,夫妻俩也会在办完小锦鸿的身后事之后,展开新的生活。

她说,之前照顾小锦鸿,夫妻无法上班,她靠网卖赚取一些生活费,而她深信,这是小锦生前就为她铺的路。

她指出,之前做生意都失败,为了照顾小锦鸿转做网卖,收入还过得去,这些都小锦鸿带给她的福气。

至于小锦鸿父亲刘德安,也会在过后赴新加坡找工。

询及日后是否还会要生育?李恩怡表示一切顺其自然,但更重要的是得先打好经济基础,这样子若来了新的孩子,也可以给他们更好的生活。

她说,她生了小锦鸿4年来,都是她一手照顾带大,如今孩子不在了,说真的很不习惯。

“一开始小锦鸿就被判死刑,最多只剩下一个月的寿命,可是去了台湾,他的生命延续了3个月,这3个月我一直陪着他,至少也让我多了3个月和他在一起的时间…”

 剩余义款将助其他需要病人

小锦鸿赴台医病到病逝火化的费用将近4万令吉,剩余的各方义款,将会交回给各基金会,并在日后以小锦鸿的名义,协助其他需要的病人。

晨光爱心队队长李杰文表明,各报馆的慈善基金为小锦鸿总筹得100万令吉款项,小锦鸿在台湾的医药费花了259万301令吉60仙,病逝后到火化的相关费用,则是13万令吉,总共是389万301令吉60仙。

他说,目前还有一些费用如殓葬费需要支付,尔后剩余的款项将会交回给各基金会,去造福其他需要的人。

“从为小锦鸿发动筹款到期间不断发起大家为他祈福的活动,我们也接获一些人的批评,有的指我们要来骗赞、骗赚,我们只希望这些人士别再这么做。”

“很多时候,不是割到自己的肉,是不知道痛的,骗赞对孩子的病情性命都没有帮助,小锦鸿赴台有90%的康复率,我们一定要试,给孩子一个机会,只是遗憾,最后他没能健健康康回来。”

- Advertisement -

李恩怡则表示,小锦鸿病逝后她打听骨灰位的价格时,一位怀着孕的拿汀有联络她,并已款汇款给她得以订下小锦鸿的骨灰位。

负责办理小锦鸿灵堂的盛扬殡仪服务业者叶群龙,也表明会赞助灵堂布置和租借殡仪馆的费用。

对于各方的爱心和善心,刘德安和李恩怡也无以为报,唯有声声表示感激。

责任编辑:扈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