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财经要闻

Kwong Wah

2019-09-11

曹观友
曹观友

独家报道:胡柏昌、司徒瑞琼
摄影:林晓慧

(槟城29日讯)政治上“接班人”向来是最敏感的神经线,但槟首长林冠英一旦罪成,“备位首长”谁属已成全民焦点。槟行动党主席曹观友给槟民打下强心针,强调林冠英仍将领军槟州行动党、上阵州选。

不过,曹观友也首次向媒体剖白,假设林冠英真的罪成,自己心理上已“Ready”,带领槟州面对“后林冠英时代”的严峻挑战。言下之意,槟火箭备位首长已呼之欲出。

槟首长林冠英自6月30日被正式提控后,坊间不断传出林冠英势将难逃此劫,就连首长本身也多次公开表明:“林冠英是救不了了,但槟州还有得救。”

为“抢救”槟州政权,民主行动党大胆提出破格的“闪电州选”建议,但闪选带来的不确定性,包括林冠英上不上阵、一旦上阵最终罪成,谁将继位以带领州政府前进?

- Advertisement -

这让天兵再降的传闻甚嚣尘上,但随着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坚称没有“天兵首长”后,曹观友首次接受本报专访,在独家剖白中,更带来了“明确”的答案。

他被记者询及,槟行动党是否已启动接班计划时坦言,槟火箭从没讨论接班安排,但提早州选可被视为林冠英为党作的后续安排。

“他的想法是,即使最后他牺牲了,希望联盟尤其火箭还是能保住政权、继续执政。”

他直言,只要州选真的到来,人民就能从槟行动党的候选人排阵中,窥伺到火箭未来的接班梯队的形貌,找到想要的“答案”。

曹观友周四接受《光华日报》总编辑王平松和采访团队访问,卸下心防与媒体陈述林冠英与同僚分享其面控后的心情,还有党内安排。

“他(林冠英)一直认为自己逃不过这次的厄运。被控前,他已不断跟我们说,国阵不会轻易放过他,他已做好一切心理准备。”

总编辑王平松便提出,一旦首长罪成,环伺槟火箭,论资历、能力和政府行政经验,曹观友应属接班的不二人选。

曹观友没有正面回应。但他坦诚,上述看法目前是许多槟民和火箭党员的看法。只是党终究不是“个人”,只有民意加上党意,最后才会千万人中选一人担之。

然而,他就是“那个人”吗?曹观友婉转相应,后林冠英时代面对国阵伺机重夺槟州政权,被挑中的人是无可选择,必须挑起重担。

记者询及:“那你会担心吗(接班)?”他眼光望远,提高声调回说:“心理上,我是Ready了,没有担不担心,去做就对了!”

最理想结局   冠英胜州选赢官司

一句“Ready”显示备位首长已有谱,但曹观友就是曹观友,总是话留三分。他强调,林冠英仍会上阵州选,而党认为最理想的结局,是林冠英再胜州选,也打赢官司。

“一直说逃不过,是冠英的个人感受。实际上,以哥宾星为首的律师团仍抱有高昂斗志,认为可以打出胜诉。”

他说,最完美结局,自是林冠英州选与官司完胜,再带领槟州迈入下一个5年。倘若事与愿违,是州选和官司一胜一负或其他,才会出现上述情况(接班)。

他同时被询及,一旦州选真的到来,火箭现有团队是否出现换血时,保守回应换血是火箭过去两届州选都进行的“健康”新陈代谢。

“每一政党都会做更替,选举是最好更换言时机,以壮大和强化团队。但我现在不会评论,因为言之过早。现任议员继续努力就对了。”

与林冠英的关系   我们是绝佳互补

政治向来是一山不能藏二虎,林冠英自308空降槟州,出任首长以来,坊间不断传出其忌惮曹观友,两人貌合神离。曹观友打破沉默,反驳说:“不对,我们是绝佳互补才真。”

面对不和传闻,他还发挥一贯冷面笑匠本色,正色道:“我们前天才去喝两杯。”显示两人不但公事有商有量,私下也相处自在。

他说,林冠英从未视其为假想敌而有所忌惮。相反,过去8年的政府行政中,两人一快一慢、一热一冷,互相弥补不足,是完美组合。

“一个团队中,不能有两个个性一样的主要领袖。不然,他冲我也冲,不就火星撞地球?”

仰慕冠英的领袖特质

槟州随时进入“后林冠英”时代,曹观友眼中的林冠英是强势、勇敢有魅力,是能登高一呼的魅力领袖。他自言:“我仰慕他这些领袖特质,因为这是我所没有和做不到的。”

槟首长林冠英被控后保释,曹观友相护左右,一起从槟州高庭步行至旧关仔角槟岛市政厅,召开记者会。(档案照)
槟首长林冠英被控后保释,曹观友相护左右,一起从槟州高庭步行至旧关仔角槟岛市政厅,召开记者会。(档案照)

8年共事,曹观友是近距离观察林冠英,但林冠英领导州政府8年来,最受争议的就是其高调和强硬的行事作风。

曹观友坦言,自己与林冠英是两个极端。林冠英是具说服力、带动力的魅力领袖,8年来从林冠英身上看到其发挥领袖本色,提出大愿景和看法。

“他是应时代需求而生的,像是带领火箭开创时代。我相反,不是魅力型领袖,属于脚踏实地(Down to Earth)、是实干型的。”

但他认为,再美好的愿景,也要有能执行的人。本身则是时代开创后的“执行者”角色。“所以,我一直说我们是个好组合。”

友情人焦点:

● 给槟民打下强心针,冠英仍领军槟州、上阵州选。
● 冠英的想法是,即使最后他牺牲了,希联尤其是火箭还能保住政权。
● 最理想的结局,是林冠英再胜州选,也打赢官司。
● 林冠英立下“槟州利益的捍卫者”。
● 与冠英的关系:是绝佳互补·从未互相忌惮。
● 仰慕他这些领袖特质,因为这是我所没有和做不到的。”

冠英是“槟利益的捍卫者”

曹观友作为目前的“槟州2号”,他如何评价林冠英过去8年政绩表现,哪一点最叫他印象深刻?他给林冠英立下了“槟州利益的捍卫者”,这样的政绩注脚。

槟行动党主席曹观友(右3)接受《光华日报》专访,本报总编辑王平松(右2)带领的采访队专访,采访队成员有副总编辑兼代采访主任林松荣(左3)、总社副采访主任颜健品(右)、官方新闻组组长胡柏昌(左)和专题新闻组组长司徒瑞琼。
槟行动党主席曹观友(右3)接受《光华日报》专访,本报总编辑王平松(右2)带领的采访队专访,采访队成员有副总编辑兼代采访主任林松荣(左3)、总社副采访主任颜健品(右)、官方新闻组组长胡柏昌(左)和专题新闻组组长司徒瑞琼。

他说,林冠英的强势和坚定,发挥在他和中央政府一些部门的谈判上,时常令一些官员“无晒佢符”(拿他没辙),一直争取槟州获得最好的利益对待。

“他一直尝试捍卫槟州的权益,要的是中央和州能双赢,不能接受州权益受到侵蚀。”

他认为,这是本身看到林冠英作为首长,表现得最好的一面。不过他话锋一转,强调每个领导都有其不完美,如果林冠英能下放更多权力予底下官员如市长,就会更好。

“他想做很多东西。但心有治国策,美好愿景也要有人执行,如果他能下放更多权力给各级别官员,那才能完整执行,落实这些愿景。”

冠英是“开创者”   观友是“执行者”

曹观友评价林冠英是“开创者”,自己则是个“执行者”。未来一旦进入后林冠英时代,曹观友坦言那槟州就会从过去8年的打造愿景时期,进入执行与落实的时代。

2013年505全国大选,槟州受金钱选举威胁,大军压境下火箭突围大捷,槟首长林冠英一知获胜后,与槟行动党主席曹观友激情相拥。左为首长夫人周玉清。(档案照)
2013年505全国大选,槟州受金钱选举威胁,大军压境下火箭突围大捷,槟首长林冠英一知获胜后,与槟行动党主席曹观友激情相拥。左为首长夫人周玉清。(档案照)

“我觉得槟民很特别,面对州政府决策,他们享受拥有参与感和话语权,能参与州政府计划决策。”

所以过去8年,其主导的地方政府时常在计划时,进行大型公共咨询。尤其槟州交通大蓝图推介后,在槟堪称发起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公共咨询,彷如一波运动。

“或许,如果州选发生了,槟公共交通大蓝图关乎槟未来50年基设发展,会是一个考验,一个主要竞选议题。”

只是,他不讳言,假设槟州真的进入后林冠英时代,未来5年就是进入执行期,自己选择更仔细聆听民声、更深入的研究,不会忽略所有人民的看法。

做得好,要加强   还是弱的,要检讨改善

一旦真有开创者和执行者的交替,曹观友会否担心被人民用来比较,行政上会否“萧规曹随”?他立马回应:“我真的姓曹啊!”

曹观友认为“后林冠英时代”挑战严峻,一旦真有这么一天,自己心理上已“Ready”(接班)。
曹观友认为“后林冠英时代”挑战严峻,一旦真有这么一天,自己心理上已“Ready”(接班)。

这一回应引起哄堂大笑,但他也正色道,“比较”是人民的权利,每个领袖都有其一套行事作风,必然以自己的方式领导。

“该负起的担子,终究还是要担起。诚如我之前说的,他做得好的,我加强。还是弱的,我检讨改善。”

他也大胆说,8年来政府行政生涯,自己已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进行。曹观友总爱冷不防留下一句让人充满遐想的话语,他说:“一句,要与民间配合,不与民间为敌!”

- Advertisement -

明日预告:

上周三(7月20日),槟城政局山雨欲来风满楼,大批媒体闻讯槟州政府即将解散州议会,而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希联秘书处主席赛夫丁和蓝眼副主席努鲁依莎与林冠英、曹观友在会上密谈了逾一小时。究竟他们在内容中谈了什么,为何最终结果是“暂不州选”?

明日本报独家预告:曹观友谈州选过程!

责任编辑:万俟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