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财经要闻

Kwong Wah

2019-09-29

主桌嘉宾合影,左3为黄维忠;左7起为黄木河及沈志强。
主桌嘉宾合影,左3为黄维忠;左7起为黄木河及沈志强。

孝亲敬老联欢宴 木河坚称黄氏一家亲

(大山脚30日讯)同一个宗亲会,同一个地点,却办两场宴会。一场由大山脚黄氏江夏堂理事会主导,另一场则是冬祭值年炉主主办,造成部分宗亲抵步后一度产生混淆。

以理事会主席准拿督黄木河为首的孝亲敬老联欢宴会,周一晚上在黄炎发礼堂A厅举办,筵开75席;而以值年炉主黄宝兴为主的“冬祭炉主协理联欢晚会”,则在B厅进行,筵开25席;两个宴会厅就只隔了一条走廊。

双方宴会皆在晚上7是30分进行,在仪式正式开始前,也先唱祖训歌,两边现场气氛平和。

不过,A厅场地桌上另有一份声明,内容是:“我黄宝兴(丙申年冬祭正炉主)特此声明,没经本人允许之下,不得引用正炉主(宝兴)的名誉进行冬祭工作事项,仅此告知。”

黄木河稍后接受媒体访问时,否认该堂举办两场宴会的说法,并对上述声明表示不知情,也不确定是何人分发。

- Advertisement -

他坚称“黄氏一家亲”,指由理事会主办的冬祭宴会,是秉持过去60多年来传统的孝亲敬老宴会,作为值年炉主,黄宝兴想要宴请其朋友出席宴会是无法阻止的事情。

“大家都是(宗亲),姓黄的一家亲,他认为他是炉主,要请他的朋友我们是没有办法的。”

他也再三表示,江夏堂是属于大家的,每个人都可以祭拜,姓黄的始终姓黄,是一辈子都改变不了的事情,希望宗亲勿发表不利于宗祠的言论。

-黄木河补充,本周一上午祭祖卜杯仪式,是由黄宝兴主持选出明年炉主,证明理事会的确承认后者是值年炉主一事,并指后者坚持理事会不得使用其名义,理事会自当给予尊重。

他说,如今情况是今年3月改选后留下的后遗症,并表示竞选是民主的,有赢也会有输,既然输了就该接受事实。

上述两场宴会,赠送孝亲礼品以及颁发即纪念品予学成归来会员子女、受封人士仪式是在A厅举行;出席者尚有该堂顾问拿督黄维忠、副主席黄和贵、黄金海、总务黄文辉、妇女组主任黄水芝、青年团团长黄国兴及理事黄锡仁等。

太平江夏堂主席黄亚龙及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也有在会上致词。

否认理事会存款遭亏空

大山脚黄氏江夏堂主席准拿督黄木河指出,该理事会账目一向清楚,不存在遭亏空说法,在接受捐款时都有发出收据。

他今早针对拯救大山脚黄氏江夏堂委员会发言人指存款遭亏空一事,回应媒体电访时如是表示。

黄木河说,亏空一事子虚乌有,除了前任陈姓书记私自带走捐款、盗用公款所涉及的款项外,理事会的账目都是清清白白的。

他表示,理事会已针对前书记事件登报声明,并就遭卷款一事报案,目前警方经已着手处理。

B礼堂筵开20多席,主桌嘉宾左起是槟榔屿黄氏宗祠总务思来、槟城江夏堂黄氏宗祠代表根发、槟城江夏堂黄公司代表炳昆、宝兴、振鑫、大山脚黄氏江夏堂会员炎发、槟榔屿黄氏宗祠副总务培昆。
B礼堂筵开20多席,主桌嘉宾左起是槟榔屿黄氏宗祠总务思来、槟城江夏堂黄氏宗祠代表根发、槟城江夏堂黄公司代表炳昆、宝兴、振鑫、大山脚黄氏江夏堂会员炎发、槟榔屿黄氏宗祠副总务培昆。

炉主协理联欢会 宝兴叹冬祭变乌烟瘴气

正炉主、协理及拯救行动委员会在B礼堂进行的“冬祭炉主协理联欢晚会”,拯救行动委员会发言人提起种种质疑时情绪激动高昂,一些宾客也高喊及鼓掌给予支持。

值年冬祭正炉主黄宝兴致词时说,江夏堂原本是个大家庭,宗亲应相处在一起,敦睦宗谊为冬祭,但很可惜,今次的冬祭却显得不寻常,炉主协理须自行举办祭祖和在校礼堂设宴,这小宴会本不应发生。

“理事会却出了一位一手遮天为所欲为的独裁者,藐视和违抗老祖宗御旨!三番四次拒绝我们像以往圆融联办祭祖事宜,无视我炉主卜得三杯对一杯的事实,他却宣称:‘炉主闹双胞’,还得锡仁大人大量让我当正炉主,更糟的是,他出尔反尔,否决我提呈的协理。”

“他在9月24日吩咐书记致电给我,要求我呈交协理名单,但是他们却又去印一本没炉主协理的募捐簿来对抗有炉主协理的募捐簿!”

“原本一个单纯的冬祭却被弄得乌烟瘴气,难看死了,真丢人现眼,令江夏堂蒙羞,很惭愧罪过!”

振鑫:成立委员会拯救江夏堂

拯救大山脚黄氏江夏堂行动委员会发言人黄振鑫直指,昨晚会有空前的局面皆因该堂的1号领导人造成。

“阿公指点的炉主他不承认,千方百计就是要推下炉主,但争议和真理永远站在炉主这边。”

他说,当初要举办这项小宴会时其团队都战战兢兢,但昨晚获得宗亲踊跃出席,筵开20多桌。

他指出,成立拯救行动委员会的原因就是要拯救江夏堂,揭发更多的事情。

他发现到,在1号领导人的领导下,该堂的存款越来越少,而且,捐款人拿不到收据,理事会也没有对此回应,有捐款人已就此向商业罪案调查组投报。

“委员会依照程序及章程来调查真相,却被对方套以不实际的罪名,遭污蔑要搞破坏和抢位。”

他说,该堂在今年3月27日的会员大会上,已表决通过主席不能担任20年,最多任2届4年,但是,至今8个月了,对方却没有呈报这项表决给社团注册局,而根据社团法令,需在60天内向社团注册局呈报修改。

他指出,一开始,他因为家丑不可外扬,而私底下与总务商量,要求1号领导人接受调查,但对方回应没有犯错,并要求他们出示证据。“所以,这次我们要把全部证据拿出来!”

强调桌子信函非由他们发出

针对理事会宴上每张桌子都有的信函,黄振鑫强调并非由他们发出,直指是对方发出,为了解释为何他们会主办宴会,皆因炉主拒绝与他们合作。

他呼吁过去曾捐款、购买神祖牌、照片的宗亲,向该会报告,他们将协助调查款项的去向,因为有很多款项在中间被骑劫了。

他希望宗亲会员签名表明支持开特大,如果是清白的,对方应无惧接受开特大,此前,他们曾一次要求开特大却被拒绝。

- Advertisement -

他也吁请在2014年至2015年在江夏堂当书记的陈姓小姐,站出来主动联系该会,一起合作找出证据。

 

 

责任编辑:包愎懑